aaa20080101001

嬉笑怒骂 入木三分

nkdxslm1:

人才辈出;精英在民间。

llyybb987654321:

(节选)


  心情激动,夜不能寐,翻看闲书,手头有一本《笑林广记》,其中有一首诗叫《放手铳》,内容是这样的:“独坐小屋手作妻,此情不与外人知,若将左手换右手,便是停妻再娶妻,一捋一捋复一捋,浑身骚痒骨头迷,点点滴滴落在地,子子孙孙都化泥。”这首诗我特别喜欢,觉得写得不是一般得好!可以说是情景交融,如两个黄鹂鸣翠柳,立意高远,像一行白鹭上青天,充分体现的一个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人格风骨和高贵品质。据说这是在大清朝乾隆皇帝召开文艺座谈会之后的最佳篇章!可点可赞! 


  在中国,无耻文人太多了,实在嘲笑不过来。这笑容是令人尴尬的,如郭沫若之流,在这块古老而沉重的土地上,不绝如缕,历朝历代都人才辈出。“毛主席是我亲爷爷”这种鸿篇巨制为什么在美国不会出现?为什么日本人里面不出此等高手?莫非二逼文人只是本国特产?我告诉朋友:是的,奴颜婢骨的二逼诺夫斯基绝对是本国特产,二千年的老字号,可谓历史悠久,一锅二逼的老汤传承二千年,任谁被放到这锅里,都不会再有人的样子。不是二逼,胜似二逼! 


  我在北京有个二大爷,特别爱国,与境外敌对势力不共戴天,这些日子在APEC的蓝天下,醉氧了。他儿子我表弟以为他心脏病犯了,赶紧翻出来速效救心丸放心他的嘴里,没过多一会儿,他悠悠醒转过来,望着湛蓝的天空,说了一句话:我要雾霾,不要APEC!这事情我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,我怕别人骂我:操你二大爷!


  中国人写史,常用春秋笔法,中国人说事,善用褒贬二意,“反动军阀”和“爱国将军”之间的转型只在一夜之间。同样道理,“國際友人”和“境外勢力”也在随时切换当中。这就是中国人传说中的阴阳八卦掌,二逼的武功天下无敌!与人唏嘘叹息:没有敬畏,却在不断地造神;原谅自己的卑贱,却要求别人是道德完人。大多数国民心理,阴暗如鼠豸。我告诉他:据有关专家称,这一国人只有17% 是正常人,其他的或多或少都有精神分裂症。 


  前段时间我在微博上发问:香港人为什么没完没了的闹事儿?有个回答特别奇葩,让我不明所以,他说:不想被迎客松插!我不知道这句话因何而来。有个在广东的朋友给我解释了,广东电视台报道香港新闻,电视屏幕上,一会儿被迎客松插一下,一会儿被迎客松插一下,这个节奏,谁也受不了,,,这个解释让我忍俊不住,阴暗的心底里发生了很多不健康的联想,那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,久久不能入睡。


  有个哥们跟我聊天,说他进了一个微信群,群里正热烈讨论黄秋生主演的影片遭国内电影院抵制的事。看群里左一个汉奸右一个卖国贼的骂黄秋生,他实在忍不住了,就说了句:黄秋生是英国籍的。结果立马被踢出去了。呵呵,他说得很愤慨,我听得很乐呵。什么微信朋友圈,扣扣聊天群,各种论坛各种微博之上,爱国的人民群众漫山遍野,如汪洋大海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
  我以为,不管黄秋生对于香港所发生的事情所表达的观点是什么,他都有这个权利。正如我们作为国家公民,同样拥有这个权利一样。黄秋生是个演员,电影是他的作品,如果有观众因为不喜欢他的表演而自行拒绝观看,无话好说。如果他是因为个人人品问题而遭人唾弃,那是他咎由自取。如今,以行政手段封杀一个艺人的作品,这算什么东西?我只能冲二逼竖起一根中指:去你妈的!


  在当今中国的电视银屏之上,各种神剧层出不穷,严重污染观众视听。在中国,当一个艺人,作为编导也好,作为演员也好,当他们可以以行政手段决定你能不能上春晚,能不能上银幕的时候,观众们所看到的作品就是这样的垃圾了。有个日本人说中国,这是一个低智商的国家,低智商的社会,低智商的族群。面对这个日本人的说辞,我无言以对,无话可说。人必先自辱,而人后辱之。当反智教育成为一项国策的时候,你所能看到的,除了傻逼,还是傻逼?!


  微信朋友圈里有个在加拿大的朋友,每天转发心灵鸡汤并乐此不疲,转发之际,总还顺手标上两个字:智慧!昨天和我私聊,说她前些日子把7岁的孩子给暴打一顿,第二天孩子上学告诉老师了,然后老师报警,然后警察拘留了她一天。把她都气懵了。我问她:为什么打孩子?她说:这孩子的想法总是跟我不一样!我本想说些什么,却什么也没说,最后来一句:必须打!她问:为什么?我说:因为不是我的孩子!


  法院一朋友讲一故事。一个男人要离婚,女的不肯离,并告诉在法院工作的朋友不要判决,用她自己的话说,就是要拖死丫,不让丫得逞。这悲催的男人每次到法院申请离婚判决,法官都给予驳回,说是需要调解,男的每次还得交六百块钱费用,就一直这么拖着。某天,这一对冤家再起争执,男的推了一把女的,女的后脑勺撞在墙上,死了。我特么听得直翻眼珠子。法院这朋友告诉我:生活就是这么的庸俗和狗血。


  朋友的一个孩子,在澳洲留学,他爸爸委托我多多关照。这孩子不太用功学习,而且决定过几年回国发展,多次表示他很爱国,根本不稀罕拿什么永久居留的绿卡。他爸爸很着急,电话里让我和这孩子谈谈心。我想了一下,在一个周末,把这孩子接到家里来,并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,然后我们一边吃一边聊,我直言不讳告诉这孩子:你爸爸他第一是你爸爸,第二他是贪官污吏,你必须重新规划你的人生,你是你爸爸的一条出路,如果你爸爸在官场翻船,即使你有祖国,你他妈的什么也不是!


  应邀参加了一个聚会,来的都是华人,有认识的,有不认识的。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大哥,特别会照顾人,总是不停地给我夹菜。他每次给我夹菜的时候,我都心惊肉跳的,又不好意思驳他的脸面,只好客气地说:我自己来,自己来!这尼玛什么毛病,好像我生活不能自理一样!操,现场又没有摄影记者,你装什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逼啊!


  跟国内的姑妈通电话,姑妈说她女儿我表妹大学毕业在北京一家报社当记者了,我问是哪家报社,姑妈就是不说,说我表妹再三叮嘱,千万别告诉别人她在哪家报社当记者。我问为什么?姑妈说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,说在这个报社工作很丢人,出门会被人鄙视的。我很好奇,再三追问之下,姑妈告诉我了。别问我,打死我也不会说的!


  我请问一下各位,读过金庸《倚天屠龙记》的朋友请告诉我:灭绝师太是尼姑还是道姑?我认为是尼姑,有个哥们跟我较劲,非说是道姑,我想求证一下,哥的治学态度就这么严谨!


评论(1)

热度(36)

  1. 勇敢的心一树风雅半夏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意思
  2. 一树风雅半夏梦人民大学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人民大学aaa20080101001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aaa20080101001nkdxslm1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舫偑涌沅-1nkdxslm1 转载了此文字